<span id="jhhnd"></span>

    <noframes id="jhhnd"><address id="jhhnd"><listing id="jhhnd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jhhnd">
    <form id="jhhnd"><nobr id="jhhnd"><progress id="jhhnd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jhhnd"><address id="jhhnd"><nobr id="jhhnd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全國服務熱線:

      400-7999-165

      新聞資訊
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手機: 13311208992
      電話: 13311208992
      傳真: 010-61208997
      郵箱: 13810003995@163.com
      地址: 北京市大興區黃村鎮蘆花路一號院24號樓

      當前位置-双赢彩票官网平台-新聞資訊 - 媒體新聞

      媒體新聞

      24歲青年從保安變視頻網紅:從月薪3千到年賺50萬

      日期:2018-04-19
      僅用一年多的時間,24歲貴州苗族青年曹歡完成了一次逆襲:從月薪3100元的廣州商場保安,搖身變為年入50萬元的農村短視頻網紅。目前,曹歡的自媒體平臺有57萬粉絲,視頻最高閱讀量達700多萬次。今年10月,作為短視頻界的“成功創業”代表,他受邀去北京演講,這是他第一次坐飛機,也是第一次去北京。
      曹歡直言拍視頻是為了謀生,賺更多的錢。曹歡出生于貴州一個普通苗族家庭,初中畢業即外出打工。當他回家拍農村視頻時,父母、親戚、同村人都強烈反對,認為這是不務正業;見賺到錢后,大家才逐漸改變看法。10月27日,曹歡向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表示,農村短視頻跟風嚴重,他正在進行“千家萬戶”拍攝計劃,即5年內拍攝中國1000個村落和10000戶人家。
      曹歡在拍攝農村題材的短視頻。 本文圖片 受訪者供圖
      農村網紅
      去年,曹歡靠做農村短視頻年收入50萬元,而在成為“網紅”之前,他在廣州做商場保安,每月賺3100元。
      24歲的曹歡出生于貴州黔東南州劍河縣南哨鄉章漢村,和村子里的大多數年輕人一樣,曹歡15歲初中畢業后即外出打工。在廣州,他做過蔬菜搬運工、家具廠學徒、電子廠工人等,體力跟不上,還時常受傷。曹歡回憶說,那時,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,工資才一兩千元。
      2015年,曹歡在廣州白云區某廣場當保安,他發現保安的工作較為輕松,“有時間去玩手機了”。
      閑暇時間,曹歡和同事拍一些搞笑視頻。曾春祁是曹歡的朋友,后轉行成為自媒體人,在短視頻領域有“曾哥”的稱號。曾春祁告訴澎湃新聞,他在朋友圈看到曹歡的視頻后,鼓勵他辭工專心做短視頻。
      “時機成熟了,自媒體時代已經來臨?!痹谠浩畹挠∠笾?,曹歡陽光又有點憨,有時也能搞怪,便建議他從搞笑領域開始。
      但曹歡猶豫了,做這個能賺錢嗎,同事們也持悲觀看法。楊鵬舉曾是曹歡的保安同事,現在依舊在做商場保安,他表示,當時曹歡提到做視頻,大家都覺得好玩,“要是說能掙錢,我們都覺得是造謠”。
      2016年4月,抱著挑戰自我的想法,曹歡辭職了。曹歡直言,“曾哥說自媒體做得好能賺上百萬,我當時比較信,金錢對我來說很有吸引力?!?/span>
      曹歡跟曾春祁學習自媒體知識,自學拍攝、剪輯等技術,后拿一臺舊iPhone 5手機拍攝搞笑短視頻,發布到自己的自媒體平臺。第一個月,賺了1729元,曹歡有點欣喜,也有點難過,“1000多塊并不能養活自己”。
      曹歡表示,最初拍的很低俗,沒什么意義,離“賺上百萬”也遙遠。曹歡思考如何轉型,于是選擇回老家拍農村短視頻。
      2016年6月,曹歡回到家鄉,這是一個苗族村莊,他的回家拍視頻之舉遭到家人批評。曹歡的父親曹蜂向澎湃新聞回憶說,“我也不知道拍視頻能掙錢,就看他天天在家里玩手機。外邊的親戚朋友都說我兒子游手好閑,我也沒面子?!?/span>
      親戚和村民也不理解。曹歡的表妹楊政麗說,第一次聽到覺得有點不靠譜,“覺得他就是在游手好閑,整天跑出去玩,村里的其他人對他誤會也挺大的”。
      曹歡很快發現,回家拍視頻有明顯的優勢,制作成本幾乎為零,他找弟弟幫忙拍攝,本人或邀請路人出鏡,省了人工費;在農村,不需要準備道具和布景,苗族風土人情就是背景。
      農村人,向往農村生活的城里人,思念家鄉的打工者,曹歡清楚自己的受眾在哪里,拍攝的第一條農村視頻就火了,有280萬次的播放量,1萬多條留言。
      “視頻讓在外打拼的人感受到家的味道,我做的是有價值的?!辈軞g最火的視頻拍的是苗族姑娘穿裙子用了1小時,然后給年輕小伙子跳舞。這條視頻獲得700萬次的播放量和3萬次的轉發。一個網友打賞4000元,并留言說,“我想媽媽了?!?/span>
      曹歡在上傳視頻資料。
      “千家萬戶”
      曹歡的視頻火了,農村短視頻開始井噴。曾春祁表示,跟風者很多,甚至曹歡的粉絲都成了跟風者。
      門檻低,同質化嚴重,粉絲越來越挑剔,曹歡的農村短視頻進入內容瓶頸期。曹歡說,每天拍一個地方,他也有靈感枯竭的時候,“像得了抑郁癥,每天都在想第二天要拍什么”。
      曾春祁邀請曹歡湖南去拍攝,換個地方拍不一樣的東西。這次拍攝經歷讓曹歡大受啟發,便想出了“千家萬戶”拍攝計劃:5年內拍攝中國1000個村落和10000戶人家。
      對于這個計劃,曹歡很得意,自稱“完美”,其他跟風者難以模仿,“至于數字(指拍攝1000個村落和10000戶人家),對于自己的一種壓力吧?!?/span>
      曹歡表示,粉絲給了他很多幫助,“千村萬戶”拍攝計劃就是在粉絲配合下展開:粉絲提供線索,甚至邀請去家中拍攝。在曹歡的視頻里也出現過粉絲的身影。
      但有時,粉絲也會“放鴿子”。提前溝通好了,曹歡坐了一兩天火車過去,馬上就要到了,粉絲卻聯系不上,或用一些理由搪塞。因為要去外地拍攝,曹歡的父親擔心不安全,反對他的“完美計劃”。曹蜂明確反對兒子出去拍攝,“走出去遇到什么事,大人不在身邊,又不知道怎么弄。在外面又要花錢,在家里穩著掙點錢不好嗎?”
      曹歡則認為,自己還年輕,還可以嘗試。除了“千村萬戶”拍攝計劃,他在考慮轉型,“光靠流量生存,連幾個攝影師和編劇都養不活。還是要先賺錢,慢慢把團隊擴大,再去做一些電商或者廣告”。
      在拍攝內容創新的同時,曹歡也在更新拍攝裝備,先后購買了相機、單反、無人機和水下攝像頭,他想拍出電影里的那種好看的鏡頭。
      從2016年4月至今,曹歡在他的自媒體平臺更新了400多條短視頻,每條時長3-5分鐘。今年3月,“千村萬戶”拍攝計劃啟動,曹歡去了湖南、江西、廣西、云南、四川、廣東等省份。今年冬天,他準備前往東北進行拍攝。
      去年8月,弟弟楊政和開始跟曹歡拍視頻。楊政和向澎湃新聞表示,一天要花很多時間在電腦前,有時他還要去山上干活,覺得挺累的。
      “去年每天只有六七個小時睡覺,其他時間都在工作?!辈軞g的工作同樣不輕松,前一天把題材想好,早上起床后拿設備去拍攝,一個視頻可能要拍五六個小時,下午回來剪輯需要三四個小時,晚上還要上傳網絡。
      目前,曹歡的自媒體有57萬粉絲,視頻最高閱讀量達700多萬次。曹歡透露說,他每月能賺3-4萬元,去年年收入突破50萬元,收入來自流量分成、廣告費和粉絲打賞,其中流量分成占五六成。
      作為自媒體的“創業成功“代表,曹歡受邀去北京演講。在10月21日更新的視頻中,曹歡笑著說,“這個飛機好大呀,比村子里的大巴車大好幾倍?!?/span>
      這是曹歡第一次坐飛機,也是第一次去北京。
      為了謀生
      對于曹歡的農村短視頻,曾春祁評價說,從質量而言,拍攝剪輯手法、亮點內容挖取都需加強。曾春祁說,某種程度上說,曹歡帶動了農村短視頻的發展,他希望曹歡能堅持做下去。
      文化程度不高的曹歡表示,他沒有想太多,目前只想拍好視頻,留住粉絲。他會認真閱讀粉絲的私信和留言,并予以回復,甚至會給忠實粉絲寄家鄉特產,同意個別粉絲到家中做客。
      曹歡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,稱堅持的主要有兩個動力,“第一是粉絲的壓力,第二是已經走了這一行,要在社會上生存下去”。曹歡說,他做短視頻是為了謀生,賺更多的錢。
      曹歡拍視頻賺錢了,也改變了大家對他的看法。表妹楊政麗說,曹歡給家庭帶來了變化,“經濟條件比以前好了”。最初反對的父親曹蜂也表示,“我現在也挺支持他的,他在農村掙了錢,我也不逼他了,讓他自己好好做,掙了錢不要亂花,好好攢著?!?/span>
      之前認為曹歡“游手好閑”的同村人,也逐步改變了看法。同村青年姜銘向澎湃新聞表示,現在有一些游客會來村里旅游,連村長都支持曹歡,讓他通過視頻把苗族村寨的風土人情傳播出去。
      成為視頻網紅后,曹歡存了一筆錢,他想在城市買房,把父母接過去住,但被父母拒絕。家里的條件改善了,曹歡想帶親戚、朋友致富。表妹楊政麗表示,她現在也回家了,曹歡在教她怎么拍視頻。受“拍短視頻年賺50萬元”的鼓勵,曹歡遠在廣州的保安同事楊鵬舉也躍躍欲試,他和幾個保安同事一起開通了自媒體,利用業余時間拍搞笑視頻。
      在曾春祁眼里,曹歡留戀農村的生活,小時候吃的、玩的都讓他懷念,這種情感讓他回到農村拍視頻。曹歡表示,如果事業做大了,出于工作方便考慮,他可能會在城里找辦公場所,但他還是會選擇在農村生活,這讓他感覺自然、舒服。
      友情鏈接: 安利智機器人 | 河源保安公司 | 深圳保安公司 | 南海保安公司 | 深圳保安服務 | 中國保安協會 | 中國警察網 | 北京市政府采購中心 | 北京保安協會 | 中網管家
      双赢彩票官网平台